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:蒙C20140003
鸿茅药酒

一个鸿茅老客户的愤怒

2019.05.30

家住北京市朝阳区芍药居北里的谢鸿达是一个要强的兵,他所在的连队养了很多的猪,当时饲料紧张,需要捞些水草补充,此时正是深秋初冬时分,谢鸿达跟战友忍受着极寒的天气,跳入冰碴子水里捞水草,冰水渗透衣服,针扎一样刺骨,自那以后,谢鸿达落上了“腿寒”的毛病。

一向要强的谢鸿达并不把这点“小毛病”当做病,时间一天天过去,“小毛病”开始发酵,最明显的是双腿越来越疼,谢鸿达走路开始打晃,不想上厕所,因为蹲下去的时候,双腿更是别着疼,费劲的很;儿女相约出去用餐,观看演出,长时间坐在一个地方,谢鸿达感觉到他的腿又开始不舒服了,不由得在座位上扭来扭去,坐不安,子女察觉到,他不愿多说,只是连声道“没事”,不知情的孩子们笑话他“多动症”,谢鸿达尴尬的笑了笑,跟着孩子打趣几句。

他像往常一样去逛早市,不经意间发现了鸿茅药酒,听导购介绍,鸿茅药酒有着百年的历史传承,内有祛风除湿的药,对风湿,关节炎有效。谢鸿达看看自己双腿,不由得有些心动,心想:“毛主席说过,要想知道梨的滋味,就得亲口尝一尝。”内心纠结了一会儿,谢鸿达决定冒一次险,“就算治不了病,也要不了命,信它一回,反正不会更坏”。于是,谢鸿达先买了7瓶药酒,回家尝试。

试用了一段时间,明显的变化让谢鸿达开始重新审视这瓶药酒。谢鸿达发现,腿似乎一天比一天见好,疼痛减轻了不少,走路、上厕所,都有了很大的改善,跟子女出去,虽然做不到健步如飞,却不像从前一样坐立不安,就连早已花白的头发,发梢变灰色,发根开始成片成黑色,两鬓和额头两侧黑色更是浓厚,老伴,子女更是对他的变化惊奇不已。谢鸿达知道,药酒起作用了,内心的激动难以言表。

2018年,鸿茅药酒突然“臭名远扬”,“药酒还是毒药”“鸿茅是下一个权健”等等流言蜚语,充斥着整个网络,同样也传到了已经64岁的谢鸿达耳朵里。震惊,愤怒等等一系列感情一时交织在谢鸿达的脑海里,久久不能散去,思来想去,谢鸿达坐在书桌前,拿起笔,给鸿茅药酒写了一封信……


 ——文章改编自谢鸿达老人的感谢信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