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:蒙C20140003
鸿茅药酒

鸿茅药酒与红色记忆

2019.06.20

在贾堡附近休整四、五天后部队继续北进。一路行军仍都在夜间,大多是山路,山上悬崖陡壁,山下沟壑纵横,上上下下羊肠小路,不时有掉队失去联络的。每天行军各班虽有统一发的路线图,可是走起来常常要转悠着绕道走,甚至还要反方向走,这是为了避开敌人的据点,使敌入摸不清我们行动的准方向。尤其通过敌封锁线,既要绕道又急行军。
 
左云长城遗址
    有天晚上,要通过威远堡到左云之间的公路封锁线,一夜之间多是跑步,没有一个掉队的,同学王怀珠任排长,身患疾病发高烧,带领队伍坚持行军。天亮后到一个村休息,大部分人的脚都打了泡,有的人被石头碰破了,只好向老乡请教用些土办法治疗一下。
    就在这天晚上出发时,忘了给炊事班的几个同志传达,结果他们掉队了。因为头晚上行军很疲劳,白天他们还要搞给养买菜做饭,黄昏时都唾着了。我们行军走了好长时间才发现他们没有来,赶快派人找他们时,还都在睡着。炊事班的同志们用急行军的速度,才赶上队伍。
     部队进到右玉附近,我们住在清羊沟村。下午支队领导召集班以上干部开会,说今晚要过浑河。向当地老乡了解的情况是这条河河水不大也不很深,河床较宽,淤泥很深。虽有渡口,但那里有敌人看守,离右玉城又很近,不能从那里渡过。只好绕到偏僻的地方渡河。大家要有战胜困难的勇气,要团结互助不能丢掉一个人。
    晚间出发选择了距村庄较远河水较宽的地方,可是带路的老乡说:“这一带不能渡,淤泥太深以前曾经陷死过死人和牲口。”但为了不引起敌人注意,领导经过考虑后,即决定从这里渡过去。夜深时,我们开始渡河,一个班接一个班,每组十人组成,手挽手,都鼓起勇气,一直向前,行进快到河中间时脚下淤泥确实象稀浆一样,脚跺下去要拔岀来,真要费大劲。不少同志边走便有体会,传告后续部队过河时步子要碎小,拾脚要快,不能停顿,一停体重必下沉,陷深了就出不来啦!我们全班同志齐心协力,一步一步快向前移,吃力的约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,终于渡过了这条约五,六丈宽淤泥和险处,到达河对面岸上时,一个个累得精疲力尽。经过两个多小时,部队全部渡完继续行进。偏又遇着阴天,滂沱大雨伸手不见掌,电光一闪跃进一步,艰难的行军,天亮以前总算到了一个村庄,宿营休息。
    通过浑河后,走了两天到了长城脚下的十二窑村。这一带村庄稀疏,雨裂沟较多,交通不便,敌人没有安设据点。老乡称长城为边墙,俗语说的口里口外就是以此为界线的。这天是白天行军,就在长城上顺着城墙内外绕行,看到有屯兵堡,狼烟墩,这是闻名世界的中国一个古老伟大的建筑,跨过长城就叫出口外,就到了塞外地区。  
    部队出长城要隘杀虎口,又绕路经长城外的通商要道厂汉营镇。我们一连曾在厂汉营镇打尖休息,这个镇有名的特产是鸿茅酒,据了解这种酒是用一百二十味中药煮制成的,可以治腰腿风湿关节炎等病的药酒。我们买了一瓶全班品尝,行军劳累,也刺激了下精神,当晚我们住十六犋窑子。       

    鸿茅酒厂古井,为该药酒发明人王吉田中医师在清朝乾隆年间开掘


     我们跨入口外的第一个县境是凉城。为了顺利完成夜行军过封锁线任务,支队领导又作了政治动员。要通过岱海滩,必须穿过凉城至香火地敌据点之间的一条公路封锁线。在这条公路上,香火地到凉城的敌人,常有摩托化部队来往,部队必须在拂晓前通过这条封锁线才不至被敌人发觉。为此,七一五团派出支小部队,袭击位于天成村据点,以转移凉城,香火地驻敌之注意力,保障主力部队按预定路线过岱海滩。我们支队没担负袭敌任务,仍按上级指定的路线行军。

   内蒙古湖泊--凉城岱海,南有马头山,北有蛮汉山拱卫。形状呈长椭圆形,为南西西一北东东走向东西长约25公里,南北宽约20公里,湖岸线长度为61.56公里,常用湖泊面积为160平方公里,容积为9.89亿立方米。
    傍晚出发,走在一个盆地,岱海的面积不小。部队得绕着走,还有些沼泽地不好走,不注意很容易失联络。一直到天亮以后还离公路封锁线有段路。本来一夜行军,因为常走错路,已经很累了,为很快通过公路封锁线,先头部队在公路两头放出警戒部队,叫后面的跑步通过公路。这样一口气跑了二十华里,有的嘘嘘的嘴里说“哎哟!实在跑不动了,可是两腿还在跑。年小体弱同志跑得口吐白沫,眼看气喘得实在跑不动了,体壮的同志只一面自己跑,一面还扶着年小体弱的同志一起跑,直到太阳将东升我们才通过了公路。
    过公路又走了七里地,进入了绥远南部蛮汉山的老虎沟。到此,我们开始踏进了大青山地区的范围了。在老虎沟稍休息约半小时,继续向北走了约二十里。经过十八里沙乎村,到蛮汉山的一个小村庄宿营。十八沙乎附近的那个小山村里,人家少房子挤,村周围都是桦树林,秋高气爽,我们在桦树林里痛痛快快地睡了一大觉,休息得还算好。
    通过凉城一一香火地公路锁线夜行军中,在岱海滩四道沟一带,四支队三连失联络掉了队,当时没有随大部队进入蛮汉山地区。


本文转载自:红色晋绥